您所在的位置: 主页 > W梦生活 >ReadyPlayerOne一级玩家:论虚拟与现实

ReadyPlayerOne一级玩家:论虚拟与现实

  • 浏览量371
  • 点赞量755
发布于:2020-06-08

书名:《一级玩家》ReadyPlayerOne作者:  恩斯特.克莱恩ErnestCline出版社:麦田出版日期:2016/11/03

ReadyPlayerOne一级玩家:论虚拟与现实

12月底看到「ReadyPlayerOne一级玩家」的电影预告片,觉得惊为天人,对众多像我这样,喜好虚拟世界角色的粉丝来说,能看到动画SpeedRacer主角的赛车、电影「回到未来」的名车Delorian、大友克洋的经典动画Akira中的摩托车、忍者龟、铁巨人、春丽、DanceDanceRevolution、FinalFantasy系列的陆行鸟甚至还有钢弹与鬼娃恰奇,以及其他数以百计的其他电玩与动漫角色同在一部片里出现,就足以让我热血沸腾了。我立刻买了它的原着小说来看,一口气熬夜看完。

故事情节并不複杂:在资源竭尽,全球大部分人陷入贫穷的苍白近未来世界中,数以万计的玩家逃避现实的方式,是进入一个名为绿洲的虚拟游戏里:在这个人人都可以化身成自己喜欢的角色的亮丽缤纷宇宙中,有无尽的星系可供探索,以及和现实连结的经济系统。而当游戏创办人在过世前公开放送一个深藏在游戏中的谜题,宣称只要解开谜题者就可获得创办人的数千亿美元遗产,以及游戏的控制权时,也使得全球亿万玩家,以及一间汲汲于控制这个游戏的邪恶公司都投入这场遗产争夺战中。小说中的主角就像是日本漫画杂誌「少年Jump」中的漫画角色一般,秉持着杂誌所标榜的「友情」「努力」「胜利」三大原则,靠着与一群玩家的合作,得以开始解开谜团,并面对巨大邪恶的跨国公司的挑战。

在故事中,所有的解谜关键都与所谓的技客(geek)或日本所谓的「御宅族」所爱好的1970至2010年代电玩动漫影集有关。想解开谜题者,必须对这些文化象徵一清二楚,对电玩破关技巧滚瓜烂熟,这代表的是投入大量的热情与时间背诵各种游戏影剧中的对话、歌词,以及各种相关、日文称之为「豆知识」的小故事(trivia),然后建立其中的连结关係,因为文化象徵总是互相影响:就像星际大战系列深受黑泽明的电影「战国英豪」所影响,而这系列的宇宙史诗电影又影响了一系列后来的作品,甚至我们的生活:从日本卡通钢弹Gundam系列里的光剑与戴面具的强大邪恶主角,到雷根总统对苏联的形容「邪恶帝国」;就像「骇客任务」三部曲TheMatrixTrilogy乃是受日本动画「攻壳机动队」GhostinaShell、科幻大师菲利浦狄克PhilipK.Dick、香港武侠片及吴宇森的电影所启发,但是它的描述,又让后续一系列描述虚拟与现实间的作品,像是「全面启动Inception」甚或是「无敌破坏王Wreck-ItRalph」更易让观众接受。更不用提近年来两大美国漫画集团漫威Marvel与DC各自靠着将旗下漫画角色的故事构筑成互相交织的「宇宙」,得以不断产出一连串的故事与影剧产品。

而其实在「绿洲」游戏中,靠着背诵、重複游玩一个游戏以熟练获得高分、一次又一次看着过去的影集或老片,甚至随着剧情推进,複诵出剧中对白的技客式游戏,与我们传统的填鸭学习方式并无不同;游戏创办人所提出的巨大遗产,更可说是旧时代「书中自有黄金屋」的新解:透过前述的背诵、在电玩里获得高分、在过去的经典游戏、剧集或电影里中寻找线索,解谜过关,获得无尽的财富与绿洲游戏排行榜的名次,闻名虚拟与现实世界;这固然能让我们这群动漫影视游戏爱好者感觉自己在喜好的虚拟世界中投注了千千万万个小时的努力,似乎并非一无所获,但是却又让我们掉进了某种不切实际,科举时代式的幻想与功利观念,即使那里面有着我们的热情,粉丝之间的友谊。

但是话说回来,课堂上那一群早已死掉老头的八股话语与数学公式,比较起游戏与电影影集内容来说,真的更有深度,更值得背诵记忆吗?也许这也是对现实教育的一种讽刺,以及让我们深思的地方;一直到约十几年前,如果有人表现出对于电影影集或是电玩小说等的热爱时,就会有正义之士出来批评;「有时间迷恋虚拟不存在的东西,为何不多花时间去读书工作?」而他们看见现代全球观众对于超级英雄电影的迷恋时,也一定会批评这些电影反而是转移我们的注意力,让我们不去注意叶门内战、叙利亚与罗兴亚难民危机等等更加需要英雄挺身而出,但是超级英雄们却不屑一顾的现实问题。

但是西方世界对于虚拟世界的迷恋,正成为推动文化的强大动力:正如阿根廷文学家波赫士JorgesLuisBorges在「特隆、乌克巴、第三星球Tlön,Uqbar,OrbisTertius」这个故事里提到,有一群人幻想着一个有着自己的语言文化与逻辑结构的世界特隆Tlön的存在,并为这个世界写了许多册百科全书。听来也许荒谬,但这不就是许许多多对于「星际大战」「哈利波特」「漫威宇宙」「钢弹编年史」与千百个小说幻想世界有兴趣的粉丝与公司们所在做的事吗?而事实上,从神话、宗教、乃至于国家社会主义、社会主义这些政治经济理论,以及以其为基础所建造的政权与治理方式,不也都是一种虚构,凭藉着想像描述出来的虚拟世界?去年诺贝尔经济学奖得主塞勒的研究领域「行为经济学」就戳破了古典经济学坚持「人是理性动物」的虚拟想像,指出这样的假设与实际我们在日常中的反应间的巨大差异。也就是如此,波赫士在前述故事的结尾指出:「世界就是特隆。」因为我们早已活在一个充满了虚拟假设的世界,为了无法证明的宗教与神祉,以及奇怪的政治经济理论而日夜争斗互拚生死。而虚拟世界与虚构角色经济,也已然成为我们现代经济的新金矿。这,可能才是「书中自有黄金屋」在现代的最好诠释。

但是就像「一级玩家」书中所引用的美国喜剧演员葛洛丘‧马克斯(GouchoMarx)所言,「我不迷恋真实世界,不过那是唯一可以好好吃一餐的地方。」即使电脑母体能依照「骇客任务」中背叛了人类反抗军的角色所要求的一样,让在电脑里的他感觉真的吃到一块多汁的牛排,那仍然不过是一段虚拟的感官经验,与真实仍有差距;而现在正在异乡的我,突然好想喝碗台南有名的热牛肉汤,慢慢地喝,感觉汤的热气与汤液从口舌滑进喉头的甜,闻着汤头的香味,咀嚼肉的口感,而不是看着零与一的组合。也许,只有在饮食这方面,现实体验永远胜过虚拟想像吧。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