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主页 > K生活报 >太虚大师与神医皇甫谧的启示:人的价值不在于出身高低贵贱

太虚大师与神医皇甫谧的启示:人的价值不在于出身高低贵贱

  • 浏览量707
  • 点赞量489
发布于:2020-07-01
百年奇僧一太虚,承先启后祖师风

我最早听闻太虚大师的名讳是始于我的禅宗师父,在经常性拜访师父所驻锡寺庙的那段时期,每于没有法务时,师父总是会时而开示经教,时而讲述他老人家从七岁薙髮开始,所展开的云水生涯,都慈悲地一一叙述。老人家极度地和蔼、有耐心,连有人问及和尚为什幺要剃头髮这类问题,师父也都不厌其烦地解释给大家听。一般人因而才了解佛教徒僧俗二众间,出家人是为了降伏自己的我慢心,表明断尽所有的烦恼和习气所做的一种仪式,同时也是因循佛教的教主释迦牟尼佛当时有别于印度外道的传统。师父还特别说明他自己本身自年幼时都会遵守祖制,半个月会剃一次头髮……虽然这些是不需要对在家人提说,可是老人家就是这般地菩萨低眉,有问必答。从老人身上,我学习到了安忍和布施。

师父从自己俗家的种种,一直说到他如何参学的过程,在结识追随的长时间中,等于也听取了近代中国佛教的种种沿革。其中印象最深刻的,便属对于一代大师太虚的种种行谊,有了更深层的认识及讚叹。

我对太虚大师所提倡的人间佛教思想极为讚叹,从师父及往后个人所得知的太虚大师一生之中种种轶闻和传记,更进一步了解了这位中国近代百年难得一出的佛门龙象。也从师父口中听闻了当年曾经陪侍大师在中国各处参访开示及结缘四众的诸多传说。例如曾经和大勇法师、大醒法师等见闻到一代名将张学良和大师之间的互动情事,以及他曾经写诗赠送给张将军,张学良当时还从太虚大师手中拿到《金刚经》和《楞严经》。

原来太虚大师为了全中国的众生设想,不顾他人的眼光和非议,主张全国百姓群起抗日,也曾经写文致电要全国佛教徒抵制日本侵华的行为。太虚大师当时认为,适值非常时期,修行人应该以救怙人民于水火为己任,这才是菩提心的思想。不能墨守成规,绑手绑脚,视人民于不顾,甚至于他也不顾自己僧人的身分,和当时的军阀冯玉祥等人早有往从。冯虽然不是佛教徒,但对于太虚大师这位方外高人,早有尊崇之心,两人后来还曾用书法写下「抗日救国」,共同落款题字,在当时也传为佳话。

其实佛教的僧服经过多次的沿改,而且近代也曾经为了改换僧服的形制,而有过多方的争议。关于这点,近代的肉身菩萨慈航法师,早年就曾经误以为改变僧服是太虚大师的意思,于是多次上书于太虚大师及撰文批评他。太虚大师的气度极为恢弘,他极有风度地回覆这是慈航对他的误解,并且在信里面还曾经对慈航说道:「原本耿直是好事,但如果变成鲁莽……」后来慈航知道了事情原委之后,对众坦承发露自己的冲动及不当的举动。慈航法师曾经用「可耻」这两个字作为自己的用名,其来由典故便是出自于此事件。

太虚大师平日里虽然勤于治学并且恢复诸多寺庙、创办佛学院,但却恆在定中。他曾经说过自己多次的禅定经验,例如他曾经在关房阅读《般若经》时,读诵到某段文字,顿时进入甚深定境之中,直到第二天早晨钟声敲响时才渐渐出定。大师说,当时的情境,只能用没有人我分别来形容。

我也曾经听闻承事过太虚大师的某位老居士说,一次随同大师坐火车去参加大法会,当时迎接大师的群众数千人齐聚于火车站口,孰知太虚大师一下火车,如入无人之境,完全无睹于成千上万的群众,直接撩起衣角,就地小解……如此的定境,能说他仅仅是一名革命僧人或是政治和尚吗?

对于这幺一位中国近代佛教史上举足轻重的领袖人物来说,那幺他的出身又是如何呢?已故的陈老居士,过去和我时有鱼雁往来,早年他曾追随过太虚大师,也片段地听大师亲自讲述过他幼年时期。大师说他八个月大就没了父亲,母亲守了几年寡之后,外婆令她再改嫁,从那之后,太虚大师就一直跟随着他的外祖母生活。在十六岁之前,可说是仅受过零零星星的童蒙教育而已。所以大师和一般正常家庭的小孩不一样的地方是从小就失去了父母的依怙和疼爱,这也养成了他独立又刚毅的个性。后来是因为到了天童寺出家之后,才接受到完整的佛学院僧侣教育。

太虚大师与神医皇甫谧的启示:人的价值不在于出身高低贵贱

或许过去世宿根深厚以及后天的善缘薰陶,大师自从进入空门之后,几乎所有的古德尊宿对他都极为倚重。例如曾经担任过中国佛教会总会长的开悟名僧寄禅老和尚,还有道阶上人,都悉心地给予教化,因此这段时间里他饱读了三藏十二部经,也因此奠下了深厚的佛学底蕴。

当太虚大师年约十九岁时,就曾经在阅读《大般若经》时,一日看见了其中的某句「一切法了不可得。乃至有一法过于涅槃。亦不可得」,眼睛看着,嘴里唸着,渐渐地身心进入空寂的状态。大师后来回忆说道:「只觉得外面跟里面的境界都似乎不是实境,如此经过了极长一段时间,仍然有此觉受,身心如同棉絮一般毫无重感。在往后约莫一个月中,一直处于这般境界……」

太虚大师不仅对于佛学本具有解行并重的造诣,同时对于新学更是不遗余力地深入学习,甚至到了废寝忘食的地步,因此他的思想有别于中国传统佛学家的思想。由于他受到章太炎、梁启超、谭嗣同、杨仁山居士和栖云法师的影响,萌发了传统佛教封建思想需要改革的想法,遂创立佛学院和推行僧才教育,也是这个时候,奠定了为佛教注入新思潮的根基。从此以后,大师南北奔跑,一方面他渴骥奔泉般地追求新的学问与新知,一方面汲汲营营、孜孜不倦地到处推广、宣扬自己的理念。二十出头岁就承接了不同寺庙的住持重任,培养佛教布教人才,并且他也是最早到欧美国家弘扬佛法的第一人。

虽然如此,大师强调在末法时期,更应该要以戒为师,特别强调持守戒律的重要性,绝对不能因为时代的变迁,而对于戒律有所偏废或动摇。他更主张修行人一定要生起真正的菩提心,行使菩萨行。太虚大师最令人讚叹的是他没有门户派系的分别心,更无南北大小乘的观念,甚至于他还派了大勇法师、法尊法师等人去学习藏传佛教,为中国的佛教注入一股新的生命。此若没有恢弘的气度、无分别的胸襟,是绝难做到的。

自古以来,修行多半偏向于修定则偏废智慧,修慧则无法落实于禅定,鲜少有可以定慧双修者。唯独百年来难得一见的太虚老和尚,是此中第一。由于长年不眠不休地化育僧才,他在五十九岁的时候圆寂,四众弟子为其火化时,发觉心脏竟燃烧不坏,同时心脏中布满了密密麻麻的舍利子,其余各种舍利子拾得共三百多粒。从这个现象来看,太虚大师是真正的菩萨再来,示现于人间,广行佛法之后,回归于净土的佛菩萨。

江湖舔血一浪子污浊成墨满身腥

如果去过云林县的人,便会深深地被这片土地给吸引住,这里是南台湾极为纯朴的地方,虽然仅仅是半亩方塘、置锥之处,但这里的民心都是善良朴厚的,可能是因为这里早期的人家都是靠摸蛤仔和插蚵仔的方式抚养下一代。从前的海口生涯是艰辛的,大人们为了餬口和养活一家人的生活,因此往往忽略了教育下一代的重要性,年轻的一代大多数也都是往外发展居多。但由于淳厚的天性加上重感情的个性,许多台西人一旦在繁华的都市落脚,很容易便会迷失了自己。

陈志雄从国中毕业之后,为了帮忙家里的父母负担生计,和为四个弟妹的生活费着想,他便到了台北当学徒。刚开始是在一家汽车修理厂学习黑手技术,厂里面也有一些是从高雄、屏东、台中来的同年龄层年轻人,因为生活在同一个屋檐下,久了吃喝玩乐拉撒就全和在一起。其中有两名从台中上来、年纪稍长的中部人,下工后便经常带着志雄去当时的西门町一带,有时泡在咖啡厅里便是一整个晚上。西门町万国戏院附近充斥着大大小小的咖啡屋,这两名台中上来的中部人,本来家里就有黑道背景,他们的父亲在纵贯线南北两路都有熟识,因此他们在西门町也很吃得开。

志雄由于出身于海口地区老实家庭的小孩,也没什幺心眼,重情重义,心想两个老大哥平日很照顾他,招呼长、招呼短,志雄很快就被感染,因此几乎寸步不离地跟着这两名生性浪蕩、好嬉玩乐的台中人。这两个台中人由于上一辈的渊源,在西门町一带倒也混出了一点名号。那个年代里,生意人为了平安做生意,息事宁人,对于这一类的混混,多半都是如敬鬼神般地招呼他们吃香的、喝甜的,也不敢收取任何分文。或许志雄跟久了这两名台中人,深深地被他们慨当以慷、豁朗侠义、类似英雄豪气的江湖味所吸引,几乎到了崇拜的地步,渐渐地也学会了抽菸、喝酒。过不了多少时日,身上也仿效刺上了青,先是从臂膀上,后来整个背部都刺上了《水浒传》里英雄好汉的图腾。

原本每天会去夜间部上的课,也渐渐地翘课。陈志雄堕落了!由于不明就里地跟着人家斗殴,那天他喝了酒,再加上情绪低落,他无意地拿起身上的凶械往那挑衅他、不同地盘的混混身上猛刺了几刀,把对方弄成了重伤。因为这件事情触犯了重大伤害罪,原本是要判刑五至十年,但姑念他是初犯,又无前科,所以刑期就较短。在这段被羁监的时间里,他又认识了一位更重量级的道上人物。这位大哥很欣赏志雄憨厚直率的个性,有意要把他拉拔在身边,于是有空闲的时段,他就告诉志雄一些江湖上的种种,及各角头、码头人物的事迹。志雄在见闻习染之下,也明白了江湖种种的规矩和眉角,以及恩恩怨怨……。

志雄出来时,已经是二十啷噹岁的强仕之年,既没有亮眼的学历,更无一技之长,家人、亲戚也都视他如狼虎,早就不相往来。因此他只能又回到原来的窝穴,透过旧识,找了一家汽车零件改修厂,白天混日子,每个月赚点零用钱花花,晚上又跑到西门町自己熟悉的场子去串场。由于他有前科,又蹲过牢,所以在那些场所渐渐地也有了一点地位。再加上在服刑期间,牢里的大哥给了他几个人的联络方式,这些人当时在中南部和台北县也都是叫得出名号的人。这下子陈志雄如同如虎傅翼一般,在里面几年的深造,已经深谙生存之道,这使得他已非昔日阿蒙,自己也有跟随的人。这时他根本不用打工,每个月所收取的费用就足够他吃喝玩乐,过着奢侈纵欲、以酒为池、不醉不归的生活,要不就是逞兇斗狠,为争地盘和打响名号而拚搏……。

所谓「菜虫食菜菜下死」,不是没有道理。一个人立身处世,履身所蹈,意之所向,皆有神明。起心动念稍有模稜,或有骛激,行事每有忿恨暴戾,不懂得谨言慎行、察念于微,多做俯仰愧怍暗室之事,必有后报。我们都需要知道,苗火足以燎原千里,滴水能穿难摧磐石,何况是我们凡夫,无论是善事、恶事,都是积少成多,积水至河。人虽出生都始于善,但近墨者日众,于后则污浊成墨,无法自明。常常见到狐假虎威,自以为侠义豪杰者,仔细观察其最后的结局无一良善,此皆都因不明善恶因果之故……善恶之事确实有之,只因报日未至尔尔。

十堕九错转身难善书启发良知现

话说陈志雄在江湖上经历了几年的腥风血雨,一日,他为了义气,帮一位朋友两肋插刀,惹上了南部一位难缠的人物。对方早就跟蹤他一段时日,就在一个中秋夜晚,他和朋友酒酣耳热之后返家途中,在一个巷口转折处,被五名早就尾随于后的壮汉围堵,倒于血泊中,差点致死。他同栋住所的阿凤嫂刚好下来取信件时,才发现原来是陈志雄!阿凤嫂急忙呼喊家人呼叫救护车。

这阿凤嫂或许和陈志雄有宿世缘分,虽然陈志雄在外面呼风唤雨,兄弟成群,但平日里对左邻右舍倒是客气逾常,再加上他幽默风趣、爽朗的个性,嘴巴又甜,常逗得邻居们捧腹大笑,觉得他是一个好相处的人。尤其是这位阿凤嫂,六十开许,对志雄更是视如己出。互为邻居的数年之间,每逢过节,阿凤嫂都会拉志雄来家里一起吃饭,或者会帮志雄準备点吃的物品。志雄因为和家人原本缘分就淡薄,再加上自己日后走上不归之路,与家里形同断了线一般,于是他也把阿凤嫂看成如自己母亲般地尊重,过年也都会包红包给她。

阿凤嫂是位虔诚的佛教徒,茹素吃斋有年,早年是土城一位老和尚的皈依弟子,后来因缘之故,有读书会的同修带她和我结缘。或许是相应之故吧!有段时期阿凤嫂在我早期位于东区的讲堂常常发心,也算是一位现世菩萨。她的先生因为胃癌而中年早逝,这令她对无常深有体会,后来和我结识之后,我建议她直接就唸阿弥陀佛就够了,不必夹杂旁修多门。阿凤嫂几乎就像在家的出家人,她曾经无意间告诉我,她每天唸佛号最多可以唸到十万声,现在已经可以不用拿念珠,也很清楚所唸的次数,可见她的功力已经到一定的境界。

我也想起了发生在阿凤嫂身上的一件往她和先生情感甚笃,所以先生的往生对她打击很大,整整一年的时间,她无法做任何的事务。后来因为有了我建议她的唸佛法门和观想的方法,她渐渐地才得到平复。她说,有一天在唸佛的时候,唸着唸着,突然之间去到了一处她从没去过的地方,接着她看到了过世多年的老伴。当先生看到她的时候,握着她的手,叫着她说:「阿凤、阿凤,我好辛苦!我常常身上都会很冷,妳能不能帮帮我?」阿凤嫂当时也愣在那边,心里一直在想着要怎样才能帮先生离苦得乐……这时阿凤嫂心里想:「要不然我就一心持唸阿弥陀佛的圣号试试看。」接着她就专注地唸起阿弥陀佛,也不知唸了多少时间,突然间她看到往生的先生身上被一股光明笼罩住,接着就渐渐往上消失在她的眼前。是梦?是幻?是真?阿凤嫂被这境界给震慑住,但她知道一切有为法,皆是梦幻泡影,不用去执着。当天晚上她很清楚地看见先生来感谢她,说他现在到很好的地方,很谢谢她……。

陈志雄和阿凤嫂本来就有很好的宿缘,阿凤嫂也知道陈志雄本身其实是位秉性善良的孩子,只因为后天环境因素,令他一堕九错,误入歧途。她心里也一直挂念着,要寻找适当的时机劝导他迷途知返……或许陈志雄这次的事件恰好是一个契机吧!说到这一次,陈志雄因为得罪了道上的宿敌,而惹上了血光之灾,幸好事发当场被阿凤嫂及时发现只剩下奄奄一息的他,幸好也命大,抢救及时。在那段住院养病的期间,阿凤嫂一有空就去探望陈志雄。陈志雄也是位有血性的男人,他被阿凤嫂慈悲心肠的举动给感化了。

这段时间里,阿凤嫂也会带一些书籍给陈志雄看,遇有不懂的,阿凤嫂再去探望的时候,也都会耐心地为陈志雄一一解说。潜移默化之下,陈志雄也开始思索自己过往的人生,这样子有意义吗?刀口舔血,逞兇斗狠,最后的下场不是终身囚禁,要不就是成为刀下怨魂。再说,冤冤相报,哪生哪世才能了结……?这一连串过去从来未曾思惟过的问题,自从这起事件之后,还有阿凤嫂的苦口婆心,加上一些善书的启发,他觉得自己的人生应该要重新定位了。

志雄休养了接近半年的时间,出院后渐渐地远离过往的狐群狗党,他听阿凤嫂的建议去读夜间补校,阿凤嫂帮他找了一份临时的工作,就这样他渐渐地过着正常人的生活。这期间有着一个很大的变化,那便是他经常主动地要去阿凤嫂家中的佛堂礼佛,有时也会跟她借些经书读阅,就这样阿凤嫂知道应该是机缘成熟的时刻啦!

南人北相注定起伏的早年异路功名空门中崭露头角

那天上课前的一小时左右,阿凤嫂就带着陈志雄出现在我的会客室里。我习惯性对于新来的生面孔都会较仔细地端详。眼前这位三十开许,身材有些精实偏乾瘦,有着南部人黝黑但古铜色的肤色,理个小平头的男子,其实以相学的观点来看,此人属于清、奇、古、怪、异等偏门的异相。直见他伏犀骨圆突,展现在左右额角,从侧面看,极大的骨头外突分明,额头开阔稍高,这在南方人而言极少,惟父母宫凹陷,此为美中不足。

脸相上分为三庭,从额头的髮际至双眉之上,皆主少年运,所以从这上面看,可以了解从小父母亲能够给予的实质资助有限,祖上的缘分缺乏,要不就是和双亲聚少离多。至于从伏犀骨可以看出他的个性其实是重感情又偏耳软的性情中人,有机智、反应敏捷,但若走偏路,只能有暗路功名。但见他双眼灵活有神,黑多于白,是位有情有义之人,而且心思慧黠,多半容易因重情重义而伤害到自己……。

我再稍微问了一下他的出生年月日,他的命盘立即就在我的脑海浮现。这个大运刚好走到交换大限,三个大运同时三方四正会羊陀,再加上迁移宫重叠交友宫双化忌,表示行运多有挫败、半途而废和无功而返的情景。交友宫所会到的主星都是酒色财气之星情,而且压过于大限命宫,表示身不由己,形势比人强,容易受外界的引诱,如碰上流月流日有不好的煞星侵入,表示就会发生凶险之事……。

我一边和他聊天,一边很清楚地告诉他,哪一年的哪个月分哪一天,是不是有发生如何如何的事情?包含他在哪一个时辰被人围堵,

身中数刀的时间,我都探问于他。他瞪大了眼睛,边回想、边点头地告诉我:「太神了!老师,您好像就在我身边装了监视器一般,逃不了您的法眼,的确所言不差……」

接着我告诉他:「你的人生从现在开始要转变了,因为再过几个月你就换大运。接下来的主星都是稳定之星,而且所交会的都是和灵性、精神层面、宗教以及神祕世界相关的星较多……你在这段时间一定会对自己的生命极有兴趣去探索。例如为什幺你会出生在这样子的家庭?为什幺你的起步会比别人晚?为什幺你会交上对你前途影响甚鉅的朋友?为什幺你个性容易重感情又冲动?你的人生如何可以由自己来掌握,不受制于环境和他人……」

坐在我对面的志雄,猛点头表示心有戚戚,他急着要发言,被我用手势暂时止住。

「所谓要把尘缘割尽,在烦恼处安身,澄清世虑,在清虚中立脚,你虽然现在已经渐渐地远离过往的环境,但是你的习气还没有除尽,心中时有火焰冰赛之心,一时半刻很难做到真正的清净心。只能告诉你多闭门读书,多亲近良善之人,远离邪恶知识,多读正面软性文章,继续深造读书。如有可能,固定的时间多和佛菩萨结缘,让佛光洗涤净化你的身心灵……」

志雄正身笔坐,专注地听着我所说的每一句话。也许是某一种契合的牵引,我所说的刚好是他所需要的,他都诚恳地点头表示他会努力做到。

「你从十几岁开始,是不是时而在睡梦中会见到一名老者,驼着背,身体乾瘦,手一直扶着胸部姿态的老人出现在你的梦境中……」我同时跟他说到一件事。

志雄听到我这样问起的时候,放在双脚上的双手,突然间交叉抱在胸前说道:「老师,您怎幺知道?这件事困扰了我太久的时间了,我也问过一些算命仙,他们都没有给我正确的解决之道。」

「冤家宜解不宜结,这名老人是你陈家祖先、祖灵的干扰,他死于非命,怨灵无法超脱。你和他宿世有缘,再加上你十五岁以后所走的这一步运势极差,很容易让外灵干扰。你想想你之前的人生,为什幺如此地偃蹇困顿、有志难伸?这个问题一定要解决。为今之道,只有一个方法,就是由后世子孙亲自持诵经文迴向给他。」

「老师,我应该怎幺做才会帮助到我的祖先?」志雄满脸严肃困惑的表情问我。

「在我的经验中,也碰过一些人有类似的状况。你的情况可能的话,每天唸诵《金刚经》迴向给他。我另外传授你般若无尽藏咒,这个咒语可以加速《金刚经》的功德,因为它唸一次等同持诵九千万卷的《金刚经》,当然也有不同的说法,不过以虔诚恭敬为原则去唸诵,一定会有效果。另外你的祖坟在将来你有能力的时候,可以选择迁葬或修造,因为底部已经进水多年,而且有其他的爬虫类众生于内共存,这对后代子孙命运影响鉅深……切记!」

这是我和志雄因为阿凤嫂的因缘而见面时所讲的片段。往后造化的拨弄和牵引,让志雄的生命起了戏剧化的变化。他未来的几年,把该完成的学业和证书都取得,也正正当当做了好几年的工作。这期间因为工作忙碌和忙于学业,偶尔会和我见见面,问些人生方向和心灵方面的问题。我也推荐几部适合他的书,也指引他应该如何调整修正自己的心性。就这样,某一天他来跟我说,他想出家。

「老师,感谢您这几年悉心的点化,从《了凡四训》、《太上感应篇》、《念佛见闻录》到一些修行人如何改变命运、奋发向上的传记,尤其后来您给了我净土三经。感谢您经常忙中抽闲,个别地指导我如何唸佛,之后我也看了您给我的《佛门异记》,从里面得到很多的感应,特别是虚云老和尚的开示……老师,回首前尘浪掷生命的过往,我后悔但也无奈,为今之计,就只有随缘消业,不造新殃。而更彻底的方法,便是用此身供养三宝,报答众生恩德,消除累世冤愆一途了……」

后来我介绍志雄去佛学院进修,鼓励他八宗共解,不要执着于某一法门,我还介绍他到尼泊尔的一间寺庙中闭关了一年半。虽然他的文字般若有些欠缺,我鼓励他掩关拜忏,礼佛拜经,渐渐地他也神智开朗,竟然经文也都能琅琅上口,甚至于他还度化了过去一些朋友,引导他们步入正途。后来他也组织了一个同修会的团体,经常共修唸佛,倡印经书。很多人受他的感召,纷纷给予资助,他还帮助一些寺庙的修建,也资助基金创立了几间佛学院……他没有忘记我给予他的建议,要低调,要隐姓埋名,厚德载物,广结阴德,救困扶危,相濡以沫。

我从前常常跟他讲到:「行善累德是做人的根本,也是取得来世再得人身很重要的依据。我们这一生几乎杀盗淫妄酒都做尽了,孰有把握未来世不会落入恶道?需要急起直追,默默广积阴功,作为来世他生的资粮……」他做到了!甚至于他所做的一切善举我也是从他处得知。后来他出了家,作为一名云水僧,潇洒自在,走遍十方名山,随缘度化有缘苍生。几度亦曾相会,眼前的这位法师,俨然已经伐毛换髓、化茧成蝶,庄严法相,会面时令人有股摄受力。他彻底地脱胎换骨了!

我看着看着不禁双手合十。在这位法师身上,再也寻找不出昔日那位过着喋血生涯、傲睨一世的陈志雄之痕迹。我也想不起与他初见面时,裸露在双手及胸前醒目的刺青,我的心中只存在着洗尽冤愆之后,庄严灵若、风采摄人的志雄出家后的神态。谁说浪子回头、弃旧图新是不可能的呢?

晋朝出了一位神医皇甫谧,救度过无数沉疴垂死病人。可是谁能想到,他也曾有浪蕩形骸的时日,曾经过着无所事事、游手好闲、寻花问柳、遛鸟跑狗、逞兇斗狠的日子,是一个标準的超级浪子闲民。皇甫谧后来因为叔母病危的示现,令他生起愧疚之心,为了要报反哺之恩,发愤图强,闭门苦读,三更灯火五更鸡,不荒废一刻钟,最后终于成为一代名医。一次人生的重创,他身患重疾,完全无法行动,他却利用这段时间把中国艰深的医典贯通,研发创新了中国着名的针灸手法,并且着书立说,影响后代无数人。释迦牟尼佛的时代,佛也曾为了感化一位持有骄慢无明习气的独生子,佛陀告诉这位独生子一段话:「不诵为言垢,不勤为家垢,不严为色垢,放逸为事垢,悭为惠施垢,不善为行垢,今世亦后世,恶法为常垢。垢中之垢,莫甚于痴,学当捨此,比丘无垢。」独生子听从释迦牟尼佛的教诲之后,悟到了偈中的真谛,从此以后他彻底改变,成为举国上下都讚叹的大善人。最后他出家为僧侣,最终证得了阿罗汉的果位。

人的价值不在于出身高低贵贱,重点在于自己内心高挂着推不倒、击不败、沖不垮、摧不毁、轰不死,绝对的勇气、毅力、坚持和决心。

※王薀老师书友会,热烈举办中,详请请点此参考

    相关推荐